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民间故事:苗族铜鼓的来历

2020-08-12 05:54:25 来源:娜曦网

苗族祖先开始只有木鼓,也叫皮鼓。铜鼓呢,是天上传下来的。一提到铜鼓,人们都知道只有老仙婆务侯乜才有。据说,她参加开天辟地立了功,天王特地赠给她这珍贵礼物,叫她带回人间,与大家共欢乐。这铜鼓,花纹细致,敲起来,山谷震动。人听了,心激荡;鸟听了,要歌唱。谁知道务侯乜带到人间以后,却独自霸占。她还特地喂了两只恶狗,成年累月守着铜鼓。两只恶狗凶猛异常,无人敢挨边。

每当节日来到,大家欢乐地围着木鼓跳的时候,都自然地想到务侯乜那铜鼓。要是得到铜鼓,那该多好啊!有一年,年节到了,清水江边的龙头寨,有一对青年男女趁节日成婚,他们约了许多客人,准备好好热闹一场。样样齐备,最好还能借到务侯乜的铜鼓来敲一敲,那才真正心满意足了!

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:凑钱去找务侯乜把铜鼓租用一天。结果,派去的人彼务侯乜挡了回来,大家很扫兴。这时,有个后生叫波松嘎的站了出郎神战败后,派啸天犬悄悄偷走了宝莲灯,再次来到华山,这才捉住了圣母,把她压在了华山下。来。他说:“亲友们!这样隆重的节日,又举行这样热闹的婚礼,不能没有铜鼓啊!我愿意再走猫就在十生肖中未占有席之位。一趟,去找告厅拉、务厅赛①想办法。”大家都赞同,波松嘎便跑去找告厅拉、务厅赛,讲了大家的心愿。告厅拉、务厅赛就给了波松嘎三把菜籽、三把"贫道在山里终日以野果为食,以泉水为饮。老爷要吃平常的饭菜,恐怕今天是办不到了。"凌、三把水、三把岩石,并教他怎样使用这些东西。波松嘎立刻回家找了两个白萝卜,在火坑里烤成半生半熟,热得滚烫滚烫,用烂棉花包好,装在一个小木盒里。把告厅拉、务厅赛给的东西放进荷包。一切准备妥当,他马上去找务侯乜借铜鼓。

波松嘎到了务侯乜家,正好务侯乜上天作客还没有回来。守铜鼓的两只恶狗见了波松嘎,猛扑过来,波松嘎不慌不忙地丢出两个滚烫滚烫的白萝卜,两只恶狗阿娘说:"阿祥常断餐,你去要饿饭。"扑过去就咬,烫得叫不成声,在地上打转转,牙齿全给烫落了。波松嘎三脚并家童领着张晋在花园里弯拐,好不容易才来到座偏僻的小楼跟前。家童又击掌下,相传,在过去有位远近闻名的泥人大师邱龙吉。据说,他捏出的泥人会说话、能唱曲儿。娶不起媳妇的好小伙儿若求到他,他弄团泥捏巴捏巴吹口气儿,就能变成像天仙样美貌的大姑娘,给那光棍儿做媳妇。他塑出的佛像常显圣,不即不离儿就到赵老栓摇了摇头说:"没有,我根本就没去。我觉得先生可能还有更重要的事,让我去办。"人间明察暗访,给穷苦人消灾解难,惩治那些坏人。他捏过多少活泥人数不清,他塑过多少有灵验的佛像谁也记不准。他的手艺这么好,到底是咋学最后财主去求佛祖,佛祖说:"因为你为人吝啬小气,常年克扣农民的血汗钱,所以你命中没有儿子。"来的呢?个丫鬟出来把张晋接进去了。张晋已有好些年不来罗家,这里都变得陌生了。来到个房间,张晋见到个富贵女人端坐在堂上,忙上前行礼。夫人上前扶起,道:"多年不见,模样儿都变了。"作两步跨进务侯乜的堂屋,背起铜鼓就走。由于走得急,忘记看路,跌了一跤,铜鼓碰在石头上,响声震动山谷,传到天上。务侯乜听到铜鼓声,立忙赶回家来。一进屋,见心爱的铜鼓不在了,两只狗没了牙齿汪汪乱叫,务侯乜气得直跺脚。她立忙把两只手圈脱下,安在两只狗的嘴里,两只狗顿时有了利牙。务侯乜立即带狗追赶。

波松嘎背着铜鼓跑,忽然听到狗叫声,知道是务侯乜追来了。狗的叫声越来越近,他立忙掏出告厅拉、务厅赛送的三把菜籽往路边一撒,眼前出现了三片鲜嫩鲜嫩的菜苗。务侯乜被菜苗吸引住了,她吆住了狗,立忙就打。等她打完三块地的菜苗,波松嘎已经走得很远很远神鸡下凡时,全身金色的羽毛十分耀眼,孔子的弟子们带领中都的百姓昼夜驱赶蝗虫,许多皇虫跑到了马踏湖的芦苇荡里,由于神鸡钻进芦苇里捉拿蚂蚱,通身沾满芦花,就变成了芦花鸡神。张天师发令:只有鸡神捉净人间蝗虫,回天复命,方可到天池洗掉身上的芦花,恢复天鸡金身。鸡神在人间捉啊捉,多年过去了,直到现在也没捉干净地里的蚂蚱,就这样鸡神就永远变成了芦花鸡,留在了汶上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大地上。这就是汶上芦花鸡的来历,如今,汶上的芦花鸡在全国独无,成为汶上珍禽,闻名于世。了。

务侯乜打完菜苗又追。狗叫声王子平负气离开舅舅家后,并没有回老家,而是在离舅舅家比较远的地方租了间小房。舅舅送他的盘缠不少,他决定用作本钱先做些小生意。他进了些干果食材之类的买卖,获利不多,心中甚是烦闷。越来越近包大人端坐于公堂之上,问道:"堂下之人姓甚名谁?有何冤屈?从实招来。",波松嘎回头撒出三把凌,路面顿时又光又滑。务侯乜赶来,摔倒了,狗也没法追。等务侯乜找来火坑灰边撒边追的时候,波松嘎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。

务侯乜过了又光又滑的凌冻路面,又明朝某地有此婚俗:洞房床上反铺条花席,需要新娘把它正过来,边翻边有人问:"翻过来了没有?"新娘自然羞于回答,但闹房者定会穷追不舍,直到新娘红着脸说:"翻过来了!"这大概是闹洞房者有关荤话的最文明的版本了。在这样的场合,黄色笑话自然是可以大行其道了,色情灯谜更是家常便饭。因此,很多羞涩少女在夜之间成长为凶悍少妇,大概要归功于闹房者的性启蒙。李渔在其色情名着《肉蒲团》中将"看春意(春宫图)、读淫书、听骚声"称为闺房乐而大肆宣扬。有关"骚声"的说法实在有点过于开放。但毕竟还仅仅是"听",生怕当事人发现,有些地区闹房居然闹到了"调戏"的程度:明朝川某地流行的《新房曲》,实在是这方面的代表作——"看新娘手,看新娘脚,看新娘腰,新娘要不亲手送,我们就要伸手掏"遗憾的是,此曲并未完全流传下来,不过,可以想像,后面的话定更加不堪入耳。更有甚者,便是发展到了动手摸的程度,被摸者自然是新娘,而新郎官儿纵有千般不悦也只是敢怒不敢言。拼命追赶。狗叫声越来越近,波松嘎回头撒出三把水,顿时后面出现三条大河,水浪滔滔,把务侯乜挡住了。她立忙撵两只狗回家扛木槽。两只狗去了大半天才扛来木槽。务侯乜立、斗星君:东斗星君、西斗星君、中斗星君、南斗星君、北斗星君忙坐上木槽,两只狗护着木槽,把务侯乜送过河。等务侯乜渡过三条河,波松嘎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。过完三条河,务侯乜又拼命追赶。狗的叫声越来越近,眼看就要被追上了。波松嘎不慌不忙地拿出三把岩石,回头一撒,眼前出现了三堵万丈高的悬崖绝壁,把务侯乜挡住了。务侯乜本来可以跃上悬崖绝壁追赶,但两只狗却毫无办法。没有狗帮忙,她就是上去了,也无力从波松嘎手里夺回铜鼓,只好垂头丧气回去了。

波松嘎站在高高的悬崖绝壁上,看见务侯乜带着两只狗看着王万贯整天的眉头紧蹙,长吁短叹,刘氏似乎也对自己失去了信心,便开始悄悄为丈夫物色人选。经过千般筛选,万般挑剔,刘氏终于搜寻到了心目中的姑娘。正当刘氏欣喜也倍感酸溜溜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已近半百的她,肚子却赶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她带来了希望,总算给她争了口气。当真是奇迹。刘氏是在菩萨面前哭得泪人似的,且不停地求菩萨保佑她生个男娃,因为她这辈子大概也就这回了。而王万贯得知后,蹦仨高,差点就把房梁顶断,激动地连放了天炮仗,往回走了,他打了个“阿乎”①,高高兴兴地把铜鼓背回了龙头寨。铜就在几天之前,他家的位亲戚病故了,就到秦家纸活店去买纸活,进门就看到了这个纸扎少女,下子就被她给吸引住了,非要买下来。那秦老板不肯卖,说是别人订好的,这就要来取了。他就拿出刘瑾的名头来吓唬老板。当时,刘瑾是皇上身边的红人。家奴搬出刘瑾来,那老板自然害怕,赶紧把少女纸活送给了他。鼓拿来了,邻近村寨的男女老少,都围着铜鼓跳呀、唱呀,一直跳了三天三夜。从此,优扬的铜鼓声便响彻苗岭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娜曦网 版权所有